• 周六. 5 月 18th, 2024

只要给钱就能考世界名校揭秘部分留学机构保录取真相

admin

11 月 20, 2023 #考研培训

留学机构的保录取_保录取留学机构_出国留学保录取是真的吗/

“无条件直升世界顶尖大学”“免GPA、免语言、免预科”……广告中,海外各大大学都贴着价格标签。 在知乎等社交平台上,不少“保录取”机构都向本科生周洛伸出了橄榄枝。 货比三家后,他选择了报价最低的一家。 十八万元,正是他能承受的价格。

出国留学保录取是真的吗_留学机构的保录取_保录取留学机构/

图片来源网络

所谓留学“保录取”,一般是指一些留学机构通过一定手段,让申请者有近100%的概率获得目标学校的录取通知书。

2021年至今,周洛已收到多所海外名校的录取通知书。 回看申请材料,他震惊地发现,从未踏足过美国的自己,居然白白拥有了一份美国本科成绩单和学位证书。

近年来,“保录取”广告在各大社交媒体上屡见不鲜。 有留学生在网上抱怨:不少留学机构暗中推销所谓“保录取”计划,声称只要花钱就能上榜。 出国留学“保录取”是什么意思? 整个产业链如何一步步运作? 经过多方采访,记者揭开了部分留学机构“保录取”政策背后的真相。

只要给学校交钱,就可以“随心所欲”

“只要你能申请。” 2020年下半年,周洛在德国的本科生涯即将结束,他希望继续前往英国攻读硕士学位。 但由于本科成绩不佳,甚至有可能拿不到学位证书,加上申请材料缺乏,正常申请都会被目标​​院校“拒绝”。 于是他把目光投向了“保录取”、“成功率100%”的留学机构。

市场上,“保录取”项目价格昂贵,从数万元到数百万元不等。 但有两点让周洛兴奋不已:一是省事;二是省事。 二是稳步推进。 该机构承诺,只要你支付足够的费用并提供个人信息,他们就能提供“一站式”服务到底,而且“你可以选择任何学校”。

一位自称是艾斯教育中介老师的人劝说周洛:“我们是从英国开始的,比如伯明翰大学教学办公室就有我们认识的中文老师,我们可以直接通过‘内部提交’材料。” “通过信任关系进行推荐。”当时,周洛认为,中介既然可以办理“内部推荐”,并获得“正常”的录取资格,收取昂贵的中介费用也是合理的。 他没有太多犹豫,就签下了合同。

周洛后来了解到,该机构没有任何“内部推荐”名额,而且在伯明翰大学内部也不认识任何人。 而是直接通过代理机构,为他伪造了申请材料。 基于诚实信用原则,伯明翰大学信任学校提交的材料,并向周洛发出了录取通知书。

本来,按照双方原本计划的程序,周洛是不会发现这一切的。 除了初步披露“内部”关系外,中介机构对其他具体操作均保持沉默。 学生的邮箱地址、账号等事宜全程由他们处理。 整个过程中,学生需要先支付押金,拿到录取通知书时再支付第二笔费用,拿到签证后补足余额,最后获得个人申请账户。 查看信息。 “他们说只要拿到offer(录取通知书)就可以了,其他什么都不用担心,他们怕学生中途跑路,所以想把户口留在自己手里作为保证。”

当时,周洛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 随后,他陆续收到了三所名校的录取通知书,他高兴地寄了钱。 拿到签证后,因为疫情推迟了毕业,无法现场学习,于是他开始研究申请户口的事情。 查了一下,我竟然“成为”了美国伊利诺伊理工学院的尖子生,主修工商管理,成绩在班上排名前15%。

伪造的学位证书和成绩单就像一颗定时炸弹,让周洛感到害怕。 他已在英国伯明翰大学注册,但因为害怕“雷雨”,至今未交学费,不敢入学。 据他了解,2022年,伦敦国王学院一名学生因伪造“保录取”而被勒令退学。 “退学可不是什么光荣的事情,机构说学院不会查,但谁能保证呢?”

周洛在社交媒体上分享自己的故事后,7名同学纷纷找到他。 他们在不同院校申请了“保录取”项目,也有着相似的经历:摸不着的申请账号、从未读过的国外学历。

到底是什么?

访问

神秘的海外本科学历

在周洛的“保录取”经历中,最重要的就是这个神秘的海外本科学位。 它是怎么来的? 记者尝试在微信上添加“保录取”中介。

“我们的项目目前可以让学生零要求、无需雅思、无需预科课程就读世界著名大学。” 一加微信,自称AdmitWrite留学营销部的陈女士就开始热情地和记者打招呼:“我们将为学生注册美国大学的本科学位,以便申请下一所学校。”这个美国学位的好处是没有专业和成绩的限制,而且因为是四年全英文教学环境,还可以免去语言测试,再加上一些软背景的提升,比如实习/科研等等,整体包装后,就可以申请世界名校了。”

随后,她向记者展示了一份项目清单。 表格中,你可以申请的学校涵盖了英国、美国、澳大利亚、加拿大、新加坡甚至香港和澳门。 学费最高的包括牛津大学、剑桥大学、哈佛大学和斯坦福大学。 其研究生学费均为100万元起。 与英国和美国相比,澳大利亚大学和加拿大大学的学费更加“实惠”,价格通常在10万元以上到20万元以上不等。

据陈女士介绍,该机构在美国有六所合作院校,可以为学生提供学历,分为高、中、低端。 下一步将根据学生申请的学校不同年级进行匹配。 所有学历均由合作机构的学术事务部提供。 该部门将直接颁发正式成绩单和学位证书。 “理论上,你想打开多少笔成绩单就可以,材料都是‘优秀’的。”

不过,陈女士在声称材料“优秀”的同时指出,学历只能支持背景调查,直到学生毕业。 毕业后,“保录取”学历将“立即作废”。 他的机构顾问凯尔进一步解释道:“每次复习都需要花钱,注册的学历只适用于这个硕士申请。只要硕士学校提出要求,无论是发邮件,致电,或发送成绩单,美国本科生学校将做出相应回应。”

另一家留学机构南方教育的“保录取”项目,也采用“注册”留学作为申请方式,但方式略有不同。 该机构工作人员埃琳娜表示,他们会先将学生的真实成绩提交给学校,经学校招生官评估后,交钱锁定名额,并根据情况重新设计学位证书和成绩单。关于情况——“我们通常会选择QS世界大学前50名的学校,会给你这些大学的学位,并完全支持背景调查。”

当记者说自己没有任何实习或科研经历可以写进申请文件时,埃琳娜对此似乎很熟悉:“我们请了美国常春藤盟校的科研老师帮忙询问。你申请的某个科研项目的证明材料,你去学校就可以了。” 记者进一步询问她是否真的可以参与该科研项目。 艾琳娜显得很惊讶:“你是想专门学习吗?我们这里不需要你参加,我们只要出一张证书就可以了。”

这一切都是真的吗? 在南方教育官网上,记者看到,其精英团队招募了多名“前名校招生官”。 然而,对比这些“前招生官”的照片,记者发现,“西北大学前招生副主任”是一位专门研究肿瘤学的英国医生,而“耶鲁大学前招生主任”实际上是一位英国医生。耶鲁大学管理学院成员。 教授。 为此,记者专门通过电子邮件联系了耶鲁大学教授。 该教授表示:“我从来没有担任过那个职位,我从来没有参与过耶鲁大学招生,这个组织与我绝对没有任何关系。” ,这个组织和我完全没有关系。我从来没有担任过这个职位,也没有参与过耶鲁招生,所以和这个组织没有任何关系。)

同时,记者还向QS排名靠前的伦敦大学学院和利兹大学发送邮件,核实是否确实存在“内部推荐”。 截至发稿,伦敦大学学院尚未做出回应,利兹大学则回复称:“该问题已转达相关团队,以便进一步通知您。”

从事留学服务行业十多年的孙先生是第一个在“知乎”上曝光“保录取”行业的留学顾问。 目前,已有50多名“保录取”学生联系他,帮助核实和维权。 他告诉记者,海外本科学历具体操作方式有两种:一是机构与海外民办高校合作,向申请者发放“真假材料”,学生信息在学校备案; 另一个是机构本身伪造学历。 “更多时候,第二种情况被包装为第一种情况,因为个人很难核实学生档案的真实性。很多学生甚至不知道自己的本科学位是假的,是被包装的。” 孙先生说道。

值得注意的是,“新”学历的学生没有签证,没有出入境记录,就连像样的“李鬼”也经不起推敲。 “学校抽查就能发现问题,无论学历是否支持背景调查,学生都将面临开除学籍。” 孙先生强调。

传播

“黑手”延伸至合作办学

除了海外研究生申请,“保录取”院校也没有放过另一块“肥肉”——本科申请。

如果申请海外本科院校,则需要高中毕业证书。 放眼世界,有一种国际课程已经进入“保录取”院校的视野——加拿大高中OSSD课程。

记者了解到,加拿大目前没有全国统一的教学大纲,各省的教育事务由省教育部门负责。 OSSD(安大略中学文凭)是加拿大安大略省的高中文凭课程。 学生需要完成30个学分,完成40小时的社区服务,并通过安大略省中学读写能力测试才能获得OSSD文凭。 那么,OSSD为何成为留学机构眼中的“金跳板”呢?

“OSSD课程本身的机制没有问题,只是炒作者抓住了这个国际课程没有全球统一考试的机会。” 从事留学服务行业20年的沉先生表示,OSSD课程最大的特点就是灵活性。 采用70%日成绩+30%期末考核的考核方式,注重学生过程性学习,最大限度减少学生因考试表现不理想而带来的不确定性。 由于是国际课程,因此还支持不同教育体系课程之间的学分转移,学生可以随时从其他体系转入加拿大OSSD课程体系。 然而基于这些特点,课程体系成为了一些人眼中的投机热点,“排位”成绩、学术造假等现象层出不穷。

近年来,OSSD课程凭借自身非应试教育的优势,在中国扎根并大举进军市场。 疫情导致大量机构提供OSSD在线课程,但课程教学资质参差不齐,不少机构不具备实施远程全日制教学的实施方案和教学质量。 “疫情之前,该课程要求学生最后一年去加拿大。但疫情之后,学生可以在国内完成三年的OSSD课程,很多人开始赚快钱。” 沉先生说道。

据介绍,2020年和2021年,为应对疫情期间部分学生留学困难,教育部决定暂时允许部分合作办学机构和项目扩大招生规模,为留学生提供国内教育。原本计划出国留学但受疫情阻碍的学生。 教育机会。 这是一项便利政策,却成为一些留学机构“保录取”的“捷径”。

学生拿到OSSD课程成绩单和安省高中毕业证书后,即可开始申请海外大学,然后拿着海外大学录取通知书,利用教育部的便利政策申请国内合作大学。 但持境外大学录取通知书申请入读合作院校并毕业后,只能取得境外合作院校的学位证书。

“我们机构面向名校合作院校本科生‘4+0’培养模式,进行‘保录取’。上海某大学、中英国际学院、武汉大学、英国某大学联合举办艺术设计专业学士学位教育项目和其他合作办学机构/项目均可申请,且费用各不相同。例如其中一所大学的合作办学项目费用为25万元起。” A“先生,例如,如果您通过统一招生考试进入宁波诺丁汉大学,您顺利毕业后将获得中国宁波诺丁汉大学的学位证书和毕业证书,并获得该大学的学位证书英国诺丁汉大学,我们只有英国诺丁汉大学的学位证书。

目前,部分高校已经注意到“保录取”造假现象。 2021年8月,宁波诺丁汉大学发布声明,警惕自主招生中的“保录取”欺诈行为。 校方表示,接到举报称,有不法分子声称可以无视成绩“保录取”到宁波诺丁汉大学自主招生,借机骗取学生和家长钱财。 学校在声明中提醒学生家长注意筛查:“我校从未以授权或其他形式与任何社会培训机构或个人开展自主招生‘备案工程’。”

羊城晚报记者近日就“保录取”问题向香港中文大学(深圳)求证。 其招生办公室负责人表示,“保录取”项目并不存在。 “如果考生遇到类似问题,可以联系香港中文大学(深圳)招生办公室。”

边界

监管如何严厉打击?

“保录取”的“领地”日益扩大。 但涉嫌造假、保录取的留学机构仍处于监管灰色地带。

“我们没有权力去监督留学机构的申请材料是否造假。” 记者致电南方教育所在的江苏省教育厅对外合作与交流办公室。 从市场监管的角度进行管理。 “我们只能提醒学生慎重选择,并考虑任何申请‘捷径’是否合理合法。”

记者还咨询了AdmitWrite留学机构所属的四川省教育对外交流中心。 其工作人员还表示,留学机构属于商业范畴,需要按照市场运行规律进行检查,不会提前干预。

不过,当记者联系上述留学机构所在地市场监管部门时,相关工作人员表示,他们无权对留学机构材料造假行为进行监管。 成都高新区市场监管消费者投诉热线工作人员表示,留学领域可能涉及教育局、社保局的管辖范围。 建议投诉人拨打12345公民服务热线并委托其他部门处理。 南京市栖霞区市场监管部门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并不是所有的市场行为都纳入市场监管范围。 我们只能核实海外留学机构是否涉嫌虚假宣传。 对违反广告法的机构,我们将给予行政处罚。 至于申请材料是否涉嫌非法经营,这不属于我们的管辖范围,应咨询教育部门。”

记者了解到,2017年《国务院关于取消第三批中央指定行政许可项目的决定》取消了自费出国留学中介服务机构的资质认证,同时还要求“教育工商等部门要在相应职责范围内加强事中事后监管,依法查处违法行为。 同年,教育部、国家工商总局制定的《自费出国留学中介服务合同示范文本》正式实施。 不少业内人士认为,这意味着留学行业彻底进入市场化运作。 但留学机构的申请材料由谁来监管似乎仍存在一些盲点。

由于监管模糊,一些“入坑”的学生事后选择通过法律手段维权。 法律文献数据库“维客先贤”显示,近五年来,我国涉及留学中介机构的案件数量为938件,其中近三年的案件数量达到639件,占比90.88%。案件涉案金额在50万元以下。 本案引用次数最多的条款对应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509条:“当事人应当遵循诚实信用原则,根据案件的性质,履行告知、协助、保密等义务。合同的目的和交易惯例。”

学生购买“保学”服务后还能追回钱吗? 英国特许仲裁员协会会员、经常办理“担保入学”案件的天津慧光律师事务所律师杨书元表示,担保合同内容涉及提供虚假学历、成绩单、使用合同内容严重违反公共秩序和良好道德原则。 ,应该是无效合同,可以通过诉讼退还。 “如果合同服务费太高,案件就有胜算,大约70%的案件实现部分退款。”

不过,杨淑媛指出,此类案件存在“执行难”的问题:“如果对方是皮革公司,公司收到钱后很快就可以注销。即使学生胜诉,追回这笔钱仍然很困难。”

“保录取”维权涉及到的另一个难题,就是海外学历的跨国造假。

白俄罗斯共和国国际仲裁员、广东天穗律师事务所企业刑事合规部主任马新国告诉记者,如果海外学历被伪造,该机构将涉嫌诈骗等违法犯罪活动。 即使学生成功申请到海外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如果在留学期间被发现伪造学历,也将面临被开除的风险。 “如果该机构确实按照规定在海外拥有多个合作院校,并且可以为并非实际在海外高中就读的学生出具证明材料,那么将会考虑是否违反国家相关法律法规。”

对于被骗而失去学习机会的学生,马新国建议学生向公安机关举报,积极维权。 “如果组织涉嫌实施诈骗犯罪,可以向境内公安机关报案。如果是境外组织,可以向中国驻所在国使领馆报案,由中国驻所在国使领馆报案。配合当地执法部门打击犯罪。对于违法但尚未构成刑事犯罪的组织,可以通过国内民事诉讼或仲裁提出索赔。

声音

不要相信分数低就能考上名校的谎言

中国国家教育考试指导委员会专家组成员陈志文认为,“保录取”的本质反映了部分家长的功利主义教育观。 “如果让孩子沾染上急功近利的欲望,他们就很难自觉地拉紧诚信这根绳子。” 陈志文说道。

近年来,因入学保证书造假而导致学生被开除的案件屡见不鲜。 2018年,7名中国留学生因在申请研究生院时提交虚假成绩单而被纽约州立大学石溪分校开除。 2019年,一名王姓学生因在2016年制作虚假申请材料而被哥伦比亚大学开除。

“进入大学并不是成功的终点。”英国INTO教育集团总部运营经理蒋欣说。 “‘保’学生如果去了与自身实力不匹配的学校,就得不到良好的学业支持和学生关怀,过渡和适应会导致学业成绩不佳。我们相信并希望所有学生都能坚持遵守学术诚信原则,避免发放虚假成绩或入学后因成绩不佳而被开除。”

对于诚信“频频翻车”,高校的审查也在不断加强。 2021年12月,爱丁堡大学首次颁布了对学生申请OSSD课程的限制性政策,对学生就读的院校、教学方式、课程学分、成绩单提交方式等方面提出了一定的要求。

与此同时,行业监管也在提速。 2021年12月,中国教育智库联盟留学教育研究中心(以下简称“留学联盟”)成立全国留学教育行业机构标准化服务与学分体系建设联盟。 目前已有300多家行业组织加入。 学习联盟执行理事长徐庆智表示,学习联盟正在积极制定行业标准。 “我们还建立了行业黑名单,50-60家机构已被列入其中。未来该名单将不定期向社会公开。”

总而言之,各方都在发出同样的信号:家长和学生不要相信任何“走捷径保录取”、“低分进名校”等谎言。

如今,打破“保录取”政策的周洛终于通过自己的努力拿到了学位证书。 他通过合法合规的留学渠道重新提交了申请材料,等待真正的录取通知书的到来。

当被问及为什么选择相信“保录取”时,另一位报名“保录取”的学生徐子杰留下了一句话:“一定是虚荣心”。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周洛、徐子杰均为化名)

来源 羊城晚报

评论 智慧

最终审判 宋光辉